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 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今につながる日本史 > 第九十八章 控制田伯光 正文

第九十八章 控制田伯光

来源:曾几何时网 编辑:今につながる日本史 时间:2023-03-28 14:55:24
    田伯光红着脸点了点头:“没错,第章当时我还以为他是控制一个女人,结果就上去采了这朵花,田伯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5%A5%E9%87%91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5%A5%E9%87%91当时还和他打了一场,第章将他擒下,控制结果刚擒下他,田伯其他三个人就到了,第章将他救了回去,控制然后四个人摆阵打我一个,田伯若不是第章我的轻功好,在阵势还没有形成之前就跑了出来,控制那次怕是田伯就才在那里了。事后,第章我不死心的控制专门打听了那个人的消息,才知道他是田伯男的。”

    林明闻言哈哈大笑道:“田伯光呀田伯光,我还真是没有冤枉你呀,你还真是男女通吃呀。不错,不错,没有埋没你天下第一采花贼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田伯光闻言,脸色一苦,随即躺在地上装死人,不说话。

    林明看了东方白一眼,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5%A5%E9%87%91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5%A5%E9%87%91无奈道:“东方,那种好东西,你怎么能随便送呢?那四个人也就和田伯光一个人相当。你这不是浪费吗?你们教中这东西也不多呀,而且还要多配几份解药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罕见的脸色红了一下,小声道:“人家怎么会知道遇见他。”那神情就好像是在撒娇一样。

    若是日月神教的人见到他们的教主这个模样,一定会先惊愕,然后跪地求饶,因为他们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。

    幸好此时没有日月神教的人在,否则这世界上又要白白死上几个人。

    林明听了东方白的话,无奈的摇了摇头,蹲在地上,看向田伯光问道:“田伯光,你说那种药没了,我该怎么防止你再出去做坏事呢?”

    田伯光听到林明的话,都快要哭了,心道:“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药,怎么会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同时在心里不停地祈祷,千万不要做阉了我这种丧心病狂的事。

    田伯光哭丧着脸道:“我·······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明叹了一口气,瞄了一眼天光的下半身,故作无奈的道:“既然这样,看来我也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田伯光忙讨饶道:“不要,你不能这么干呀,你太丧心病狂了。咱们想想别的办法,别的办法好不好?。”

    林明笑了笑,对着田伯光逗弄道:“可是,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田伯光苦笑着问道:“你们说的那种药是什么药?”田伯光心里这叫憋屈呀,被人家抓了,还要帮人家想办法控制住自己,没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林明玩味的看着田伯光道:“那种药你应该也是知道的,在江湖上他也是鼎鼎大名的,这种药的名字叫做三尸脑神丹。”

    “三尸脑神丹!!!”田伯光惊叫一声,吃惊的看着林明,颤声道:“你们·······你们是日月身教的人?”

    令狐冲几乎是在田伯光说话的同时,也是一声惊呼:“你们是魔教的人?”

    林明笑了笑道:“你们想多了,我可不是日月神教的人。”说完,看了令狐冲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真要说起来,我应该是华山派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华山?”令狐冲惊疑道:“你怎么会是华山弟子?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呀。”

    林明凌空一指,将田伯光的穴道解了,说道:“这回你不跑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伯光苦笑道:“被日月神教盯上,能跑到哪去?”

    林明这时才对着令狐冲笑道:“我当然是华山派的弟子,而且是正宗的华山派弟子,只不过此华山非彼华山。”

    “此华山非彼华山?”在场的人里面,除了知道林明身份的东方白,都疑惑的看着林明。

    林明笑了笑,对着令狐冲说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现在的令狐冲还没有听岳不群说过华山派内讧的事,还不知道剑宗和气宗的事,林明也没打算告诉他。

    林明看了一眼田伯光,无奈的叹道:“既然三尸脑神丹没了,我就只好用我的方法了,本来还想为东方收一个高手的。”说罢,走到桌子旁端起一杯酒,回到田伯光身边,笑着问道: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田伯光此时已经彻底被林明吓怕了,小心翼翼的道:“这······这难道不是酒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林明似笑非笑着看着田伯光道:“这东西叫‘生死符’。知道为什么叫它生死符吗?”说着,林明将酒水倒到左手心里,握住左手。

    田伯光小心翼翼道:“不······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明道:“那是因为,它可以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中。”说罢,一甩左手,三枚冰片从手中甩出,这三枚冰片飞速射向田伯光,田伯光此时穴道虽然已经解了,但在这三枚冰片面前连躲闪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三枚冰片眨眼间就打到了田伯光的大椎、天池、天府三穴,转眼间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田伯光在三枚冰片消失后,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,等了一会,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,心中一喜,刚想开口说话。突然,从三处穴位传来一股奇痒,瞬间蔓延全身,田伯光当即倒在地上,一个劲的求饶,他表情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令狐冲三人在旁边看的直起鸡皮疙瘩,就连东方白这个魔教教主都忍不住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林明看田伯光的样子,知道差不多了,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粒药丸,屈指弹入田伯光的嘴里。

    药丸刚一下肚,田伯光身上的奇痒便渐渐地消退,知道痒的感觉完全消退吗,田伯光躺在地上,大口的喘着气,连动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明蹲下来说道:“刚才那颗药丸只能管半年的时间,半年之后若是你表现好,我就给你拔除生死符,要不然,你就会把自己全身的肉都挠下来才会死。所以,好好听话吧。”

    田伯光一边大口喘着气,一边艰难的问道:“你······你这是······是什么毒药?竟然沾·······沾上就中毒。”

    林明笑了笑,没有说话,起身回到东方白三人身前。对着令狐冲道:“我说令狐兄,你就放心你的恒山派师妹有危险?还不去找找?”

    令狐冲一愣,随机到:“对,我是要去找找,万一恒山派的师妹遇上危险怎么办。”说罢,便要想着村外跑去。

    林明看着令狐冲向着村外跑出去的背影,大声道:“令狐兄,可不要让恒山派的小师妹爱上你哦,你可是有小师妹的人。”

    令狐冲听了林明的话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随后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东方白见令狐冲跑出去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,上前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把他弄走呀?你应该知道这附近不会出现什么高手的,就算是有高手,也不是人人都像田伯光这么胆大的。”

    林明笑了笑看着东方白,突然抓住东方白的手。以东方白的本事,想要躲过林明的手,按理说是十分简单的,可是她偏偏愣了一下,没有躲过去,向回抽的时候,也没有用上功力,以她女子的力量,哪能从林明手中抽回去。也就只好红着脸任由林明握着。

    林明见东方白红着脸,得意的笑了笑,道:“你们两个一个是日月神教的教主,一个是五岳剑派之中华山的大弟子,天生的死敌,我这不是拍你尴尬吗?”

    东方白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明道:“那这么说,你不一样是华山派的弟子吗?咱们两个还不是天生的死敌。”林明现在已经感觉到东方白对自己的情愫了,怎么可能让令狐冲这个危险分子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林明笑着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又不是华山大弟子,没有振兴华山的责任,再说了,我是剑宗弟子,现在华山是气宗执掌,根本没有剑宗一席之地,我不去捣乱就已经是看在同是一个祖师的面子上了。不过,剑气之争毕竟已经是几十年的事了,其实在我心里剑气之争很无聊,争来争去根本没有什么用,内功再厉害不会运用连人恐怕都杀不死,件数再厉害没有内功也发挥不出威力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上前几步说道:“你倒是看得明白,也不知道当初华山是怎么出现这个分歧的,简直就是莫名其妙。”说罢,拉着林明向着村子里走,边走边说道:“咱们今天先在这个村子里休息一晚吧,你不是也要去衡阳城吗,咱们两个明天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林明笑了笑道:“好,听你的,正好张兄也需要休息。不过,明天可不是咱们两个人一起去衡阳城,明天张兄虽然要进京去赶考,不与咱们一个方向,但是还有一个田伯光和咱们一起呢。咱们是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东发白疑惑道:“你要把他也带去?”

    林明笑道:“是啊,咱们到衡阳城有什么不好出面的事就让他出马好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想了一下道:“好吧,就让他跟着吧。说起田伯光,没想到你还会这么厉害的暗器。这种暗器的特性还真是有趣,应该是由酒水化成的吧?”

    以东方白的眼力,自然不会向田伯光一样将生死符误认为是毒药。xh211

    ...

1.4945s , 10596.1171875 kb

Copyright © 2023 Powered by 第九十八章 控制田伯光,曾几何时网  

sitemap

Top